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历史军事 > 书中书之贴身笔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阿皓与阿韵的故事
        这是一口锅,一口大到足以容纳十个人的锅,锅里盛满着清水,水上漂浮着一些认不出来的药草。
        秦皓感觉脚底有些发烫,他正在锅里泡着,身边还有将锅面惊起层层水花的司徒韵。
        秦皓丝毫不怪司徒韵的暴躁,看着眼前有人不断的在锅底加着柴火,他发誓,要是有修为绝对会将那人活生生捏死……
        “再加把火,把他们身上的污渍都烫洗掉!”小诺对着那加柴火的族人大喊道。
        一瞬间,就连有体术支撑的秦皓也忍不住面色变得滚红起来,瞪着小诺怒斥:“你这是在给我们洗澡还是在用开水烫猪!”
        “一个男人,汤一下怎么了?细皮嫩肉的一点用都没有!”小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旋即扑通一下跳入锅里。
        秦皓惊了,锅面已经逐渐还是冒泡,然而小诺却是很舒服的躺在锅里畅游,这舒服劲儿看得一旁的司徒韵都愣出了神,要不是感觉太烫,她甚至都忘了自己都快被煮熟了……
        “您还是人吗?”秦皓小声问向小诺。
        小诺舒服的眯起眼睛道:“乌拉拉族说到底也算是人族中的一种,怎么了?你嫌我洗澡穿衣服了?别急,老爹已经把我许配给你了,过了今晚我就是你的人。”
        说着,小诺睁开眼睛,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秦皓闪闪发亮。
        “别,洗澡不穿衣多不文雅,你看我洗澡就穿着衣服,不是也挺好的吗?”秦皓被她这话吓了一跳,看着小诺那高高隆起的肌肉,他是一点欲望都没有。
        甚至,从此对于女人,都会有深深的阴影……
        “好了,烫的也差不多了。”小诺没趣的撇了一眼他,旋即看到一旁的司徒韵已经快要被烫昏过去,不由跳出大锅,指挥来几个族人:“你们把他们两个架出来,把绳子解了吧,有我在,他们跑不掉。”
        秦皓是麻木的,他身边的司徒韵也好不到哪里去,任凭着这群野人帮他们解开麻绳,当麻绳解开的一瞬间,司徒韵动了,剧烈的求生欲望令得她再也不顾淑女风范拉起秦皓的手就是一顿狂跑。
        “别……”
        秦皓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直感觉背后一双粗鲁的大手将他的肩膀死死扣住,大手用力一提,他与司徒韵的身子轻飘飘的被拽了回来。
        “你们跑不了的,何必要自讨苦吃呢?”小诺无奈的撇了一眼两人,旋即一前一后的将两人扔东西似的扔到后方。
        于是,秦皓的身子重重的砸在地上,原本没吐血的,在司徒韵砸在他身上时……吐血了……
        “我没想着跑啊……”秦皓内心苦涩,司徒韵好似是知道自己因为慌乱而做错了事,内疚的从他的身上爬起来,在将他扶起来后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秦皓,这下子该怎么办啊,我还要复国,我不能留在这样一个山洞里啊……而且,让我嫁给那个糟老头,你不如杀了我来得痛快……”司徒韵急切的道。
        秦皓无奈的叹了口气,旋即附身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的司徒姑奶奶,你看不出那女人力气有多大吗?我们修为尽失一味乱来只会是白白吃苦,求你了,别再说那老头了,我算明白了,那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头就是这个种族的逆鳞,你再说他不好,一会那女人又要打我了……”
        “那该怎么办?”司徒韵学着他,小声嘀咕。
        秦皓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没来由的感到好笑,暗道,你也有今天。
        “你们在说什么!”突然在两人背后传来小诺略带杀气的声音。
        司徒韵被吓了一跳,秦皓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呼喊道:“有了!”
        他这一吼,司徒韵刚被吓得放下的心再一次飘了起来,就连身后的小诺也被吓的不轻。
        “你神经病啊!”
        “你脑子被烫坏啦!”
        两女近乎同时怒斥着他。
        秦皓低垂着脑袋没有回应他们,只是单纯的坐在地上,不断的唉声叹气。
        “你……你怎么了……”小诺见他这副可怜模样不忍心的问道。
        “唉……”
        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使得小诺好奇心大发,不解的看着他:“你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时,秦皓猛然抬起头,眼中饱含雾气:“我就要失恋了。”
        司徒韵被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小诺以及身边的族人均是好奇的看着他。
        “什么是失恋?”小诺不解的问道。
        “失恋就是失去爱人的意思。”秦皓苦涩着脸,如刀削般的脸庞显示着浓郁的沧桑感。
        “你有爱人吗?”小诺羡慕的道。
        “有,就是她!”秦皓突然手指向一脸懵逼的司徒韵,司徒韵刚想反驳,然而在见到他不断的眨眼时又不由会意的咬牙道:“是的。”
        “你们是爱人?”小诺瞪大着眼睛道。
        “谁说不是呢?”秦皓叹息一声,眸光看向山洞的远方,那是向往的眼神,向往了良久,他才慢慢叙说道:“我们的故事很坎坷,事情发生在一个小山村,我叫阿皓她叫阿韵,我们从小在一个贫穷的山村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那一年她五岁,我七岁,我们一起玩过家家,我年纪比较大,总是扮演着她的爸爸,我撒尿,她和泥巴,依旧记得那时她玩的很开心,脸上洋溢的笑容是那样的幸福。”
        看着秦皓那自我陶醉的模样,司徒韵脸上已经渐渐布满寒霜,反观小诺却突然来了精神,好奇的道:“那后来呢?你们小时候和泥巴都不用水的吗?”
        “用不起水!”秦皓咬牙道,眼中满是无奈:“山村很穷,我们那的孩子玩过家家用的都是尿,一泡尿能分两次玩,哪里像现在这样,洗澡都能用这么大的锅,我们那时候几乎是一年洗一次澡,依稀记得阿韵家比我家家境要好点,每次看到她在我面前炫耀她是半年洗一次澡时,我都会在暗地里替她高兴半天,我想今天她在锅里洗澡时不是因为嫌水太烫,而是因为水太多而感到太兴奋吧。”
        “这么……这么穷的吗?”小诺狐疑的看着秦皓,司徒韵一口银牙已经咬得滋滋作响。
        秦皓朝着她抛了一个媚眼示意她冷静,这个媚眼看在小诺的眼里却是如同爱人间的亲昵慰问,显得是那么的神圣庄严。
        秦皓指着小诺恨声道:“何止是贫穷,富贵的你根本就像想不到我们穷人的悲哀!”
        “我们很富裕么……”小诺与她身后的族人一脸懵逼的打量着自己身上的兽皮衣服。
        “你们富贵,你们还有衣服穿,我和阿韵可是打小光着屁股长大的,我们哪里来的兽皮,炎热的天气我们还能愉快的在一起玩耍,到了寒冬,我们只能躲在草屋里互相拥抱着取暖,身体贴着身体,两副小身板在那皑皑白雪的季节瑟瑟发抖。”秦皓苦声道,说到这里是,司徒韵再也憋不住喷出一口血来,要不是心里有个执念要活着出去,她还不能死,此刻的她绝对会选择与秦皓同归于尽!
        “阿韵,你怎么了!”秦皓突然如惊兔一般火速跑到司徒韵的身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大手趁着众人不注意狠狠的捏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忍住。
        “她怎么了?”小诺皱眉道。
        “阿韵的寒疾又发作了,她身体自幼就薄弱,常年的寒冷使得她现在只要一提起寒冬就会忍不住身体发颤,甚至会严重到吐血。”秦皓感觉着司徒韵那发颤的娇躯,神色痛苦的说道。
        “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你看她的身体都抖的快站不稳了,我们还是跳过寒冬这个话题吧。”小诺看到司徒韵气的颤抖的身体,不忍心的道。
        “你是个好人,真好。”
        秦皓微笑的看着小诺,旋即笑容瞬间凝固,扭过头看向司徒韵不断的挑眉示意她不要冲动,故事还在继续……
        司徒韵现在只想将那两道跟河流一样波动的眉毛给生生剜去,奈何这些看在小诺与她那些族人眼里却是如此的深情。
        “好!你们两个的感情太深了,实在是太感人了!我决定不娶阿韵做夫人了,就连你也可以不用取小诺!”
        突然,老头鼓红着脸拍着手从远处走来,小诺与族人和他打招呼他都全然不去理会,只是专心的盯着秦皓,纠结着脸问道:“接下来呢?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