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都市言情 > 一线洞天 > 1-95 她被人欺负了
柳南禾那边的进展说起来其实很简单。那几家开手机店的小老板只是贪图多赚点钱,根本就没有多少犯罪的胆量和勇气。警察证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意识到大事不妙,干脆利落的将所有销赃的罪行全部交待了。最奇葩的是一位名叫顾成飞的小老板,他不仅将所有的账目全部用笔记在了纸上,还一次又一次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再收这样的问题手机了。然而,他并没有管住自己的手,一步步把自己送进了监狱里。

经常卖手机给他的那些学生,他也简单的做了登记。在那份长名单上,柳南禾看到了一个秦一燕非常熟悉的名字。这个名字,叫做李大志。

秦一燕得知这个消息表现的异常惊讶,因为李大志的家庭条件不算差,人也表现的很活跃,就算成绩总是倒着数,可跟犯罪这两个字眼连在一起,还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秦一燕也没打算找他问个明白,幕后的那个人已经想到用李大志他们来探究自己的身份,说明这几个学生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单纯。

回到学校,秦一燕想了半夜才睡着。次日醒来,在学校的食堂吃了点早餐,开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备课。刚准备完第一堂课程的内容,双眼通红的孔兴德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

其他的老师看孔兴德的神情有些怪异,还以为他和秦一燕之间有什么关系,纷纷自觉的起身离开了。秦一燕严肃的望着孔兴德,淡淡的问:“孔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孔兴德吸了口气,慢慢走到秦一燕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突然双手抱着脑袋,语气低沉的说:“秦老师,你别瞒着我,你根本就不是老师,是警察,对不对?”

秦一燕瞳孔微缩,暗暗做好了防备,脸上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哦?为什么这么说?”

孔兴德道:“来学校任教的老师,要有教师资格证的,我已经查过了,你没有。而且,我在……我这派出所门口看到过你。那天我和展高飞老师去经三路派出所,你刚好从那里出去。”

秦一燕静静的点点头,道:“不错,我是警察,而且是省厅派来的。昨天绑架李大志和其他几个同学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吧?”

孔兴德错愕的抬起头,道:“什么?李大志他们被绑架了?怎么我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秦一燕也皱起了眉头,瞧孔兴德的意思,好像那事儿不是他干的啊。孔兴德急的站了起来,道:“秦老师,他们几个没事吧?啥时候发生的事情,你们警方把他们解救出来了么?”

秦一燕道:“放心吧,他们没事。”

孔兴德“哦”了一声,又慢慢的坐回到了椅子上。

秦一燕道:“孔老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要交待么?”

孔兴德脸上微微红了一下,眼神也有点闪烁,低声道:“那个……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说……但是,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我也没有犯法,没有做任何有违道德和良心的事。我以……我以我的人格来担保。”

人格这东西,你把它放在高处敬畏和崇拜的时候,它价值万金。你在它身上留下污点或一点的时候,它又一文都不值。秦一燕没有理会孔兴德的言语,反而继续严肃的说:“孔老师,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想跟你再兜圈子。实不相瞒,昨天我已经去调查过了,你租住的房子,在这条街道的入口处吧?三个月前,有人曾经看到你和苗妙瑾搂抱在一起,而根据法医的检测,苗妙瑾不是处女,她的伤痕鉴定经过判断,应该也是在三个月左右。这件事,你该怎么解释?”

孔兴德叹道:“人言可畏,人言可畏啊。秦老师,你信不信我?”

秦一燕冷冷的道:“我信不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的是不是实情。”

孔兴德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首先,我请求你不要用有色眼镜来看我。苗妙瑾的身子,不是我玷污的,我跟她也没有别人所想的那种关系。”

“我来到这所学校任教,现在已经两年了。原本我应该从初一教起,跟班走的话,今年应该是初二。不过我来的时候,当时初二七班的语文老师得了鼻咽癌,去医院治病了。校长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老师,便赶鸭子上架让我过去。我教书还算用心,对学生也不错,整个班级的成绩虽然没有长足进步,但也差强人意。就这样,苗妙瑾算是我教了两年的学生,人很乖巧,学习成绩又好,整个教学班子,没有一个老师不宠她。”

“我对她,就像对邻家小妹妹一样。秦老师,不对,应该叫你秦警官吧。苗妙瑾是语文课代表,她写作文的时候,经常感慨在学校里没有朋友,父母忙着挣钱,也没人关心她高不高兴开不开心……我找她谈过几次心,试图开导于她。之前的谈话,都是在办公室进行的,旁边也有老师,不信的话,你回头可以去调查调查。”

“后来,苗妙瑾给我写过一封情书,用的是元好问的《摸鱼儿》一词。但是我有女朋友,又怕拒绝她会影响她的成绩,便没有正面跟她表态。去年圣诞节前后,她突然在作文里写到一件事,说她最近去网吧玩了一款游戏,里面的角色用的名字都是我的。我很担心,也很生气,便训斥她现阶段要好好学习,不能再去网吧玩游戏。她有点不高兴,就闷闷不乐的回教室了。”

“又过了两个礼拜,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周日。按照学校的规定,住校的学生应该返校,而走读生不受这个限制。可是那天下午,我正在租住的房子里洗衣服,苗妙瑾突然神情紧张的来找我。我生怕引起什么误会,便让自己的窗户和房门都开着。可是苗妙瑾什么话都没说,‘哇’的一声抱着我就哭了。我又急又担心,便抱她一会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哭哭啼啼的告诉我,她被人欺负了,身子不干净了。”

“当时我就想报警,可是苗妙瑾说什么也不愿意,还说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她就不活了。我没办法,只能耐心安慰她,试图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我和她被别人看到,应该就是那时候的事情,但是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对她怎么样……”

孔兴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过了半分钟之后,才又慢慢的说道:“那天过后,她的成绩直线下滑,考试的时候,很多题目都空着,根本没有作答。我是她的班主任,只好再去找她谈话,告诉她只要内心干干净净,身体也永远都是干净的。劝了大半天,她才点头答应了,后来成绩一天天好起来,我也就慢慢放心了。谁知道安生了不到三个月,她突然莫名其妙失踪了,我原本还以为她……她又被之前的那个人带走了,囚禁起来……当那个什么……学校也报警了,教职工也出去找了,可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得到的却是她被害的消息。”

“秦老师,我真的没有碰她,更没有害她……我只是想当一个好老师,将来桃李满天下……”孔兴德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整张脸都埋在手掌里。秦一燕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说的都是实话,可身为一个警察,却不能如此轻信于人。她默默的坐在那里,直到孔兴德情绪缓和了一些,才一脸严肃的点头道:“孔老师,我们一定会将这个凶手捉拿归案的。”

孔兴德站起身,似乎怕别人发现自己掉过眼泪,又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秦一燕道:“既然你也调查过,那么,到底是什么人玷污了她,你有怀疑对象么?”

孔兴德摇了摇头,道:“没有,苗妙瑾跟班级里的女同学关系都不怎么亲近,更不用说男同学了。”

“社会上的人呢?”秦一燕道,“她不是说过自己去网吧打游戏么?”

孔兴德道:“我问过了,她说是几个女同学拉着过去的。”

秦一燕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所在:“你刚才说她跟女同学关系都不亲近,那谁才能把她拉到网吧里去?她都有心情玩游戏,自然不会很抵触,那么……”

孔兴德的眼睛突然间有些发直,喃喃的说道:“难道是她?”

秦一燕道:“是谁?”

“班长。”孔兴德说,“只有班长,跟苗妙瑾的关系还算好一点。那个女同学,成绩也不错,只是有时候跟郭思珍她们走的太近了。”

郭思珍,秦一燕的脑中马上闪过一个染黄发打奇怪耳钉的女学生。跟着又是两个在课堂上嚼口香糖画眉涂口红的女同学。她们几个,是秦一燕这个班级里的问题女生,经常跟随李大志他们翘课去网吧。莫非,就是她们把苗妙瑾忽悠到了网吧里,然后网吧的老板崔四龙趁机欺负了苗妙瑾?

可是,柳南禾昨天傍晚明明跟自己透露过,崔四龙绝对没有侵犯苗妙瑾。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经常去网吧上网的不良青年,还是网吧里的网管等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