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约克城佣兵公会会长,同时他还是一位实力不弱的风系斗尊。

    只见贝索斯在数位佣兵公会人员的簇拥下,出现在了大厅之中,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一见贝索斯的身影,在场的佣兵无不露出了戏谑的神色,这下有好戏看了。

    贝索斯是什么人,他们这些在约克城摸爬滚打多年的佣兵岂会不知。

    佣兵公会成现在这个样子,贝索斯难辞其咎。

    肖明没有去管这些佣兵的心思,一群跳梁小丑根本不值得他去关注,而是将目光缓缓投向了正大步流星走来的贝索斯等人。

    贝索斯身穿着华丽的贵族服饰,一副养尊处优的模样,但这只是他的表象,他可不是什么无所事事的贵族老爷。

    一看贝索斯的样子,肖明就知道此人不是什么好鸟。鹰钩鼻、三角眼,一副我就是阴险小人的样子。

    很快贝索斯就出现在了肖明面前,咄咄逼人地看着肖明,眉宇间尽显戾气。

    “就是你在我佣兵公会肆意行凶将一位佣兵打伤在地,到底谁给你的权利!”贝索斯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肖明后就厉声爆喝,先声夺人,将肖明的行为定性。

    “小子,这里可是佣兵公会,岂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还不速速跪下来束手就擒!”站在贝索斯旁边的一人色厉内荏地附和道。

    “想要耍威风,也要找对这地方,这里可是佣兵公会!”“就凭你也敢在佣兵公会撒野,真是不知死活!”.........

    贝索斯一发话,他的手下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纷纷对着肖明咒骂了起来。

    这些人一个个极尽谄媚,但又装作趾高气昂的样子,简直让人恶心。

    肖明都懒得理会这些人,一群渣渣,难得还值得他费口舌?

    “你就是这样管理佣兵公会的?”肖明神色平淡地看着咄咄逼人的贝索斯,声音如从九天上落下来一般,清冷间又似炸雷,直接盖过了其他声音。

    “放任一个胆大包天的佣兵肆意殴打公会的工作人员,自己却在一旁冷眼旁观,你将佣兵公会放在了何地?”

    肖明这话说的,字字珠心。

    贝索斯闻言盛气凌人的神色不由僵住了,同时闪过一丝迟疑。这小子难道另有来头不成?但是即便他再有来头,竟敢当着如此多的人面前数落于我,就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不然我的脸面何在?

    一想到这,贝索斯的眉宇间就杀气腾腾,目光凶戾地盯着肖明,神色略显狰狞。

    “小子,不该你管的事情你如果应该要管,最后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今天你就要为自己多管闲事的行为付出代价!”贝索斯语气森然地说道。

    “看来你是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意。既然如此,你也要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肖明那里会在意贝索斯的态度,反而是自顾自地低语道。

    肖明这话一出,甚是争锋相对,一下子就将气氛搞得火药味十足。

    砰!

    肖明很是随意的踢了一脚,躺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的疤脸佣兵顿时就被他提飞开来,狠狠地落在了围观的佣兵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这些佣兵人仰马翻,几乎砸穿了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一片狼藉。

    贝索斯见状,凶戾的双目不由一缩,肖明轻描淡写的一脚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而且肖明的这一脚看似势大力沉,实则被当做人.肉足球的疤脸佣兵并未因此惨死,依然活着,这等控制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贝索斯一下子就起了退意,这就是他的优点之一,恃强凌弱,又欺软怕硬。

    一脚将疤脸佣兵踢飞之后,肖明慢步朝着贝索斯走去,强大的威势如潮水向贝索斯笼罩而去,无形的涟漪席卷四方,威势赫赫。

    威势如潮,本就有了退意的贝索斯神色顿时大变,目光惊惧地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压来的肖明。

    围观的佣兵们已经被肖明的一脚之威所慑,此刻感受着肖明如潮水般的威压袭来,哪里还有之前戏谑、看好戏的样子,惊恐万分看着肖明单薄的身影,一动不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神色大变的贝索斯语气慌乱地低声说道,已然没了之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模样。

    任何时候,强.权都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的基础上。实力没人强,还一副我比你高人一等的样子,那就是自找死路。

    肖明瞬间展露出来的威势,一下子就让贝索斯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的对手,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是什么人对你来说重要吗?”肖明神色戏谑地看着贝索斯,语气冰冷地说道。

    闻言贝索斯的神色一下子就僵住,继而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辱,我可是约克城佣兵公会的会长,你居然如此无视我,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这里可是约克城,由不得你撒野!”贝索斯色厉内荏地说道,双目怨愤地看着肖明,怒火熊熊。

    他贝索斯或许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是在约克城还真没有谁敢无视他,就是来自帝都佣兵公会的人对他也是客客气气,何时受过这等气。

    一想到自己的兄长,贝索斯又变得盛气凌人起来,神色狰狞。

    “小子,你现在跪下来向我求饶,我或许会考虑让你活着离开,不然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贝索斯森然地说道。

    见贝索斯前一秒还惊惧求饶,后一秒又变得盛气凌人,在场的佣兵和佣兵公会的人皆是一愣,但转眼就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犹如之前一样,目光戏谑地看着肖明。

    肖明可没有心思去搭理这些人,甚至连贝索斯突然间的转变也懒得去管,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都不重要。

    真是够蠢得,难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连局势都看不清楚,真是该死!

    在来之前,与洛哈特的谈话可不是白聊的。对于奥斯曼帝国境内佣兵公会的情况他基本都从洛哈特口中了解的差不多了,不然第一站也不会选择来约克城。

    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直接前往帝都,那才是奥斯曼帝国佣兵公会的总部所在,而不是来约克城。

    “呵呵!”看着如跳梁小丑一样的贝索斯,肖明轻蔑一笑,同时不断朝着贝索斯逼去。

    贝索斯见状一下子就慌了,这一刻贝索斯从肖明的举动中感受到了森然的杀机,如芒在背。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如果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大哥一定会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别过来!”贝索斯色厉内荏地说道,慌张不已,又一次泄了气。

    “是吗?”肖明轻轻咧着嘴地说道。

    看着肖明淡淡的笑意,贝索斯如坠冰窟,全身汗毛炸立,犹如面对着死神的微笑一样。

    嗖!

    此刻的贝索斯那里还有佣兵公会分会会长的模样,彻底崩溃了,慌不择路地就要朝着外面跑去,根本不敢再直面软硬不吃的肖明。

    堂堂斗尊,连手都没有出,就被肖明所释放的威压所慑,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肖明所释放的威压也不一般,如潮如渊,已然有了几分圣级强者的威势,而且肖明还故意针对贝索斯,这下贝索斯所面对的威压可想而知。

    以贝索斯欺软怕硬、色厉内荏的性格,面对肖明的威压,出现这样的结果不难想象。

    然而贝索斯想逃,也要逃得了。

    白虎和伊兰迪尔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人群外围,从两侧截住了贝索斯逃跑的路线。

    刚刚冲出人群,贝索斯就见到了身穿斗篷的伊兰迪尔拦在了自己的必经之路上。

    “滚开!”贝索斯怒声吼道。面对着气息不显犹如普通人的伊兰迪尔,贝索斯一下子又恢复到生杀大权在手、高高在上的样子,一边大吼着,一边冲向了伊兰迪尔。

    眼见伊兰迪尔毫无反应,贝索斯目露狰狞之色,手中顿时浮现出一把长刀,厚重的土系斗气轰然涌现,随着挥动的长刀斩向了伊兰迪尔,斗尊之势乍现。

    然而就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变故却又让人大跌眼镜。

    轰!

    想象中的伊兰迪尔被贝索斯一刀斩落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贝索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了肖明的身前。

    只贝索斯胸前塌陷,七窍流血,气息微弱的躺在地上,目光游离,惨不忍睹。

    这瞬间的惊变一下子就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无比,整个佣兵大厅鸦雀无声,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目光惊惧地看着气势不显的伊兰迪尔,久久难以平静。

    下一秒钟,伊兰迪尔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贝索斯的身旁,笼罩在斗篷下的脸庞尽显轻蔑不屑之色。

    “就凭你也敢威胁我家主人,真是不知死活!”伊兰迪尔冷然说道。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机和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此时这些人已然凌乱了。主人已经足够强大了,没想到仆人也是如此的强大,真是让人没法活了。

    然而更多人的心里却是藏着其它的小心思,目光莫名地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贝索斯,暗暗旁观着。

    看了一眼丢了半条命的贝索斯,肖明就将目光扫向了全场,不断扫视着在场的佣兵公会的工作人员。

    然而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让他还留有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了。真的是已经病入膏肓,看来不破不立都不行了。

    在场佣兵公会的人没有一个敢直视肖明的目光,而且一个个在肖明的注视下急忙低下头,怯懦不已,更不用说希冀他们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有所表示,说什么‘这是佣兵公会,不是你放肆的地方’等等这样的话。

    实在是失望,不过也可以意料到,不然约克城的佣兵公会也不会出现被覆灭的情况,而且真心归属佣兵公会的人多半也在之前的祸乱中死了,现在留下的都是依附于贝索斯的人。

    新建立的佣兵公会已经不姓佣了,而是贝索斯一人之地,或许说是一家之地更为准确一些。

    贝索斯,全名贝索斯.布莱德索。

    布莱德索家族可是约克城第一大家族,其族长更是约克城城主,威势丝毫不比约克行省的总督弱,是约克城乃至约克行省的地头蛇。

    正因为这层关系,在场的佣兵以及亲近贝索斯都等着接下来上演的好戏。

    在贝索斯发现自己不会是肖明的对手后,已经悄然传音让人去城主府报信去了,想来此刻城主府那边得知此事了,很快城主府的人就要赶来了。

    肖明那里会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更何况还是他默许贝索斯派人去报信的,不然就凭这些人也能走得出佣兵公会?

    拿一个不堪一击的斗尊来立威,哪里有拿一个斗圣强者来立威的作用明显。

    没错,肖明此来约克城的佣兵公会不为别的,就是来立威,就是来杀鸡儆猴的,告诉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佣兵公会我来了,收起你们的心思,不然约克城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我此来可不是来和你们扯皮的,而是来杀人的。

    但是如果仅以贝索斯来立威,那么效果肯定是非常不理想的。贝索斯又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仰仗于他的大哥。

    所以肖明默认贝索斯派人去报信,就是想要引来布莱德索,然后以正当的名义拿布莱德索开刀,立下滔天的威势,打响自己的名头,不然等他到了帝都,要想这样做可就麻烦了。

    奥斯曼帝国不比其他地方,即便是圣级强者轻易都是不能出手的,但如果是其他圣级强者先出手那么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最后也要看谁的拳头大。

    这点道理肖明还是知道的,所以才会以这样的手段引布莱德索出手,到时候只要自己压下布莱德索,就是奥斯曼帝国过问也可以说是布莱德索插手佣兵公会之事为由推脱。

    可是这种手段也就只能在像约克城这种地方用用,想要在帝都是这种手段那就要权衡再三了。

    穆迪让他前来奥斯曼帝国,可是给了他很大的发挥空间,而且还希望他能将帝国境内的佣兵公会整顿一番,并借此打响佣兵公会的威风。

    但是要想做好这件事可不容易,所以再三思量后肖明才将目光放在了约克城。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