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都没有出来。”

    宁云夕叹气,是想这些人哪里来的自信,比她自己本人更有自信。

    一群人望着她笑。

    吃过饭,苗心红和单冬祥准备去其它地方溜达。苗正清送余艾喜回家。见老人没有什么事,林尚贤也准备回医院宿舍去,明天他要上早班。老三孟晨熙肯定要跟着下楼去送他。

    宁云夕送众人下楼,交代自己儿子陪着刚回家的太奶奶。

    磊磊向妈妈乖乖地点点小头。孟晨橙和孟晨峻因为客人来,下午没来得及做作业,现在是赶着回自己房间写作业。

    要回去的人和孟奶奶孟爷爷说了再见以后走下楼梯。

    苗心红坐上单冬祥的车先走了,一开始他们想顺路捎上其他人,再一看,另外两队人马显然更喜欢单独相处会儿于是不做这个电灯泡。

    苗正清打开自己车门,余艾喜坐上他的车。

    宁云夕走过去对他们俩说:“下次有空再来。”

    苗正清马上回她的话说:“宁老师,我上你们家来没有客气过。”

    “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说你们下次一块来。”宁云夕隔着车窗向他们两人笑道。

    车上这两人听见她这个话,齐齐脸上暗红。

    余艾喜咳咳两声。

    苗正清踩下油门就走。

    等车离开大院,余艾喜轻声对他说着:“谢谢你!”

    “谢我?之前我带你去医院看病,你总嫌弃我麻烦事儿多像老妈子。”苗正清手握着方向盘,嘴角斜勾着自嘲着。

    “不,我说的是——”余艾喜冲他脸上看一眼,在他的眼神扫回来时慌张地别过脸去。

    “说的什么?说我不该带你上医院去看病。我还是没有安好心。”

    “你这人嘴巴怎么这样。明明知道我的意思不是这样。”余艾喜有些着急地咬了咬嘴巴。

    “我嘴巴从来都是这样的。所以不遭女人喜欢。”

    “不可能吧。”余艾喜转回了头,哪里想到他那双眼睛早在等着她回头一样,和她的双眼碰了个正着。

    他是把车一停,刹车在路边上,然后伸出手帮她把额头上的刘海捋一捋:“事情都过去了。”

    可以想见他是知道她的心里都是想什么的。余艾喜的嗓子里哽咽着。一个人如果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也是非常饱受折磨的一种痛苦。

    “赎罪比犯罪还艰难,我知道的。”苗正清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说,像抚摸一个孩子一样。

    余艾喜拿手擦了擦自己眼角上落下的泪花,说:“谢谢你,如果没有你鼓励我,我不会带潘琪去的。”

    “按私心里想,我也是不想你没有做,再后悔,再饱受折磨,以后的路更艰难。赎罪的路子只要敢于迈出第一步,没有什么好后怕的了。”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因为我是个军人。”

    余艾喜抬起头,看着他那张英俊潇洒的脸仿佛波澜不惊的底下是一抹历史的沉厚。

    是军人,经历过战场战争,更清楚赎罪有多么难。看看历史上的战犯都知道,要战犯认罪,难到什么程度。

    ------题外话------

    亲们,晚安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