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庸依旧修炼过了一夜。

    八点半起身,洗漱完毕,在厨房热了昨天剩下的炖肉,就着吃了五个馒头,就打开了门,等待工人上门。

    果然,九点半,工人上门了。

    两个工人,一个工人个子很低,看起来不到一米六,但是肌肉鼓起,看起来有把力气。

    另外一个工人,面目普通,身材高大。

    两人开着一辆破面包,停下车,看到林庸就喊老板。

    林庸让他们进来,看了看。

    两个工人也是很惊讶,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在地上弄出这样的坑洞,看起来也不像是钻头。

    但是,两人都没有问。

    看过之后,那个小个子说话了,“老板,这松香玉的大板,一块二百四十五,您这店里需要换的是四块。人工算一百五,一千一百三十。三十就刨去了,算一千一,您看,换么?”

    林庸点了点头,“合适,换吧。”

    林庸也知道,当时给店里铺大理石地板的时候,一块就是二百四十多。

    现在过去几年了,又不是人工的东西,是天然大理石,都没有怎么涨价。

    看来,这几年生意都不好做。

    人工一百多,一点都不贵。

    这两个工人,两个人,开着车过来,光是油费都不少。

    看来方瑜找的人不错。

    两个工人又去了车上,搬进来了四块和酒吧地板差不多的大理石大板。

    两人带了钻头,锤子,工具什么的,就要开始砸下那坏了四块地板。

    边砸就边说着话。

    小个子,“刚才真是吓人。我看了一眼,那人从楼上摔下来,头都摔变形了。”

    大个子,“听说同一个地方,上个礼拜已经摔死过一个人了。那大都荟也是邪门的紧,连着两个礼拜,摔死两个人。”

    小个子看了一眼林庸,看着林庸在整理酒柜,小声说道,“我刚才听见有人说,那两人,前段时间强暴了一个女孩子,不过没有证据,他们家里也有些手段,就没有判。”

    “听说,当时,那女孩子,就是从大都荟上跳下去的。你说,会不会是那女孩子的魂魄勾了那两人呢?”

    大个子缩了缩脖子,“你别这么说,怪吓人的。”

    林庸实力高强,耳聪目明,这两人的对话,虽然声音小,还有他们干活的声音,还是被林庸听得明明白白。

    林庸笑了:要成为厉鬼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两人虽然死得蹊跷,但是多半不是那女孩子变成厉鬼勾的。

    而且,林庸前几天去超市买东西,还经过了大都荟。

    大都荟整体泛着红光,如果有厉鬼作祟的话,颜色不可能那么清朗。

    所以,两人的对话,林庸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接着,两人边干活边说起来了闲话。

    大约都是老板现在看重谁,现在生意不好做,他们前几天去的地方,雇主有多难应付什么的。

    两人说着话,干活的手一点也不慢。

    半个小时就做好了。

    林庸看了看,看不出来换过的,和原先的地板没有什么区别。

    林庸很爽快给了一千一。

    等着两个工人走了,林庸开始给四个小懒虫做饭。

    做好了饭,她们也起来了,都跑下楼看了看新换的大理石地板,都说好。

    吃完了饭,四个女孩子又商量着去逛街。

    林庸头都大了。

    女孩子聚在一起,就只会逛街,买东西么?

    商议过后,还是东里嫣然提议,做做卫生,家里的卫生好久没有打扫了。

     四个女孩子同意了。

    方瑜说,林庸早上早起让工人换地板了,还给她们做饭了,所以,不用干活,让林庸休息。

    林庸笑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打扫这些家务,不用做,自然是高兴的。

    女孩子们武装了起来。

    连小罗罗都穿上了围裙,戴上了头巾,一副大干一场的样子。

    让林庸哭笑不得的是,四个女孩子的围裙,上面都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熊。

    竟然是一起买的。

    虽然颜色不一样。

    方瑜的是蓝色,小僵尸的是粉红色,小罗罗的是橘色,东里嫣然的是绿色。

    看到她们要忙,林庸也是头晕,拿了躺椅,出了酒吧,摆在了枫树下。

    又拿了一个小几,泡了一壶菊花茶。

    这个季节,菊花茶是最应景的,也是喝起来最舒服的。

    清热祛火,清肝明目,润肠排毒。

    林庸还拿了一本书,准备看看。

    这次看的是斯宾诺莎的《知性改进论》。

    这本书,是哲学书。

    哲学书,多数都是晦涩难懂的。

    斯宾诺莎的书,很多更是晦涩难懂。

    而这本书,在斯宾诺莎的书里,算是比较好懂的。

    但是,林庸也看得很费劲。

    林庸不能说是看,应该说是啃。

     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拿着笔。

    看到重要的地方,就划下来。

    有疑问的地方,也会在边边角角写出自己的疑问。

    这本书不厚,但是林庸已经看了不短时间了。

    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窗户都打开着。

    她们在林庸的卧室打扫,声音传出来,很清晰。

    午后的阳光透过枫叶的缝隙投射下来,点点滴滴,还有,手里拿着哲学家的著作,手边还有一壶泡好的菊花茶。

    林庸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加闲适,更加温暖,更加舒畅的午后了。

    林庸微笑着,心神一部分被书吸引,另外一部分被女孩子的声音吸引,还有一部分,顺着那透过缝隙的阳光飞得很远很远。

    从父亲去世后,多久了,自己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身影遮住了林庸头顶上点点滴滴的阳光。

    “你就是那个大人物?”一个带着几分不屑的声音传来。

    瞬间,女孩子的声音也飘渺了起来。

    林庸不悦抬头,就看到了顾海涛,一个二十多岁的富家公子哥。还有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眼镜,秘书样的人。

    林庸看着顾海涛,“有什么事情?”

    顾海涛有几分拘束,正要开口。

    那个富家公子哥,面上有些不满,“我给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呢?”

    林庸眼中一片淡漠,低下头,决定继续看书。

    那个秘书说话了,“还是我来说说吧……”

    林庸依旧没有抬头。

    而那三人面上都有些尴尬。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