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女频频道 >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 216、太傅,王爷在练功房等你(二更)


    沈衍想把东西物归原主,这也是她能理解的。

    如果他在对杜青缘有情时还把这件内衣藏着,那才真是不像话。

    之所以让一个孩子来送,恐怕也是出于私密的原因,毕竟小孩子不懂这种东西,就算看到了影响也不大。

    但要说内衣里的毒针是沈衍投放的,她是不信的。

    在他们没有发现他与安德鲁认识前,他都不曾伤害过他们夫妻,到了今日他才动手,不觉得晚了吗?

    毕竟她和沈衍曾经独处过,那时候他如果要杀她,轻而易举。

    这些日子,为了杀安德鲁、为了杀妮莎、为了杀贺氏,他们不知疲惫联手合作,如果到这时候她对他起疑心,那也太小人心了。

    而那个帮沈衍送盒子的小孩,如果真是他做了手脚,那他怎么会轻易把盒子再转交给他人?这盒子一旦被人打开,肯定会引人好奇,一旦好奇那就是死。一个存了心要杀她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呢?

    那碰过盒子的人就剩下她的师弟了……

    陇阳……

    想到这,她瞪人的目光垂下,两道柳眉皱得死紧。

    如果是陇阳做的手脚,那他的动机是什么?

    他们今日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用如此歹毒又狠辣的手段取她性命,这也说不过去啊,毕竟他们之间一无冤二无仇的,而且她还在为他和苗仁伯的将来做打算,他杀她有何好处?

    何况洪嬷嬷也能证实,说他没有打开过盒子。

    那毒针究竟从何而来?

    厅堂里,就古依儿、洪嬷嬷、沈衍、杜青缘四人,随着古依儿沉默,其他三人谁都没开口说话。

    最终还是古依儿打破了沉凝的气氛,“好了,你们回去吧,我另外想办法追查投放毒针的人。”

    “不行!”沈衍冷声道,“此事因我而起,我定要把背后投放毒针之人找出来!”

    “怎么找?我现在都一筹莫展,你还能有办法?”古依儿送了一记白眼给他。

    “明日我让人把那孩子找到,问问他路途中可有人接近过他!”

    “这……”竟他一提醒,她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她差点忽略了这处细节。

    那孩子可能不是案犯,可若是他在途中受人迷惑,七八岁的孩子能有多少提防?

    看了看沈衍那张沉冷又铁青的脸,她又接着道,“找到那孩子,第一时间带来见我,我亲自问他!”

    沈衍没反对,再瞪了一眼那只木盒以后,转身朝厅门外冲了出去。

    “太傅!”杜青缘忍不住唤他,接着赶紧朝古依儿告辞,“王妃,我和太傅先回去了,明日我把彩蝶叫上一起来看小桃儿。”

    “去吧,注意安全。”

    他们一走,沉默许久的洪嬷嬷突然开口问道,“王妃,这盒子的东西怎会在太傅那里?”

    他们之前谈话的内容只提了盒子和毒针,对盒子里的东西大家都有默契,只字未提。但不提不代表就没有过,何况红桃还因为这件东西差点丢了性命,而他们夫妻俩因为盒子里的东西还发生争吵,所以洪嬷嬷提这样的问题也是正常的。

    古依儿苦笑道,“洪嬷嬷,那次我和王爷出去,在客栈被胡人的党羽偷袭,不小心遗失了此物,后来让太傅捡到了。只是这东西太私密,他又不好当面还我,只能偷偷派人送还给我。我和王爷吵架,就是因为当初丢了东西我没告诉王爷,他说我不该隐瞒。”

    不是她想骗人,而是不想把沈衍暗恋过她的事再抖出来。

    这事真的已经过去了,就算对洪嬷嬷再提,除了多一个人尴尬外,一点好处都没有。

    “原来是这么回事。”洪嬷嬷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难怪你匆匆上楼,也难怪王爷为此生气。”

    “是啊,差点弄出一个大误会出来。”古依儿笑了笑,然后起身,“王爷还在楼上等我回话,我先上楼找他。”

    她匆匆跑回楼上,果然某个男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她回来的眼神就跟磨过的刀片似的。

    她走过去一屁股坐他大腿上,主动的搂上他脖子。

    面对他不爽的神色,她没好气的嘟囔,“醋坛子!”

    姬百洌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他怎么说?”

    这巴掌虽然只是虚张声势,可古依儿还是极度不满,反手摸着屁股瞪他,“你要打人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姬百洌突然将她抱起往床边走。

    “干什么?放我下去!”正事还没谈完,古依儿才不想睡觉。

    “为夫帮你好好揉揉。”

    “……”

    那‘好好’两个字被他故意咬重,她听得一头都是黑线。

    。。。。。。

    翌日

    快晌午的时候,沈衍再次带着杜青缘出现。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穿着小马褂,头上扎着小包,许是第一次到这种壮观又华丽的地方,所以显得很好奇,盯着各处不停的眨眼睛。

    洪嬷嬷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昨日在大门外见过的孩子。

    古依儿接受到她点头确认后,端起手边一盘糕点朝他招手,“小家伙快过来,我这里有好吃的。”

    那孩子也不认生,见她端起糕点招呼他,立马屁颠屁颠跑到她跟前,还主动伸手接过,“谢谢姐姐。”

    听着他稚气的声音,古依儿脸上的笑都不由得变得自然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九儿。”

    小家伙接过糕点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塞了一块到嘴里,嚼了一口两眼就开始放光。

    将他神色收入眼中,古依儿温柔的拍了拍他的小肩膀,“慢些吃,不够姐姐再叫人给你拿。”

    “谢谢姐姐。”

    “不用谢。”她越发温柔的问道,“九儿,姐姐有一件事想问你,昨日你帮这个大哥哥送东西,路上有没有遇见过什么人呀?”

    “呃……”小家伙吧唧的小嘴突然停下,回头朝沈衍看了一眼,然后扭回头对她摇头,“大哥哥叫我送东西,说会给我银子,我一路上都捂着的,没有弄掉。”

    “那路上有人找你说话吗?”

    “有的。”

    “嗯?是个什么样的人?”古依儿立马提起劲儿来。

    “是另一个大哥哥。”小家伙突然发现洪嬷嬷也在,立刻指着她,“他跟这个婆婆在一起的。”

    “就没有别的人跟你说过话?”古依儿瞬间又失望起来。

    “没有。”

    “那另一个大哥哥他跟你说过些什么?”

    “大哥哥问我做什么,我说给王妃送东西,可是我进不去。大哥哥说他是王妃的师弟,还说可以帮我送东西,我就把东西给他了,然后我又去找这个大哥哥领了赏银。”小家伙说着说着又朝沈衍指去。

    他说话的时候古依儿一直紧紧盯着他,可他说得很认真,而且说话连贯,完全看不出有说谎的迹象。

    何况这么大点的孩子,如果把谎言说得如此自然流畅,那不得成精了?

    他在路上没有接触过任何人,只有与陇阳说了话。

    就这一点信息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然而她又不想错过什么,于是又问了他一句,“九儿,你把盒子给那个小哥哥的时候他还说过些什么话?”

    “说了什么话?”小家伙仰头眨了眨眼,然后嘟着嘴回道,“没有说什么了。”

    “那他打开过盒子吗?”

    “没有。”

    问到这里,古依儿是彻底失望了。

    旁边的沈衍和洪嬷嬷也一样失望的绷紧神色。

    “洪嬷嬷,让人再给他一点吃的,送他出去吧。”

    “是。”

    看着小家伙端着糕点兴高采烈的跟洪嬷嬷离开,古依儿无语,只剩叹气声。

    杜青缘是说不上,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紧张的把她和沈衍看着。

    而沈衍脸色难看,小家伙离开许久,他都还不甘心的瞪着厅门外。

    良久,他收回视线,沉声朝古依儿问道,“你那师弟是何来历?”

    “我师父的远房亲戚。”古依儿知道他的意思,虽然她觉得陇阳没什么问题,可还是把陇阳的来历告诉了他,“听我师父说陇阳父母都去世了,他走投无路,所以到苗岭村投靠我师父。加上我师父年纪大了,身边正好缺个人手,于是就把他留下当学徒了。”

    “你师父能证实他的身份无假?”

    “你的意思?”随着他突来的反问,古依儿立马锁紧眉头。

    “既是远房亲戚,你师父应该不会看着他长大,那如何得知他就是亲戚的遗孤?”

    “这……”

    “你师弟我昨日也见过,看他文质彬彬也不像贫寒出生,以他的年纪在外谋生完全不成问题,为何非要跟着你师父学那些?难道你师父没告诉过他,仵作是没有出路的吗?”

    听他说到这,古依儿忍不住从椅子上起身,脸色阴得比任何时候都难看。

    昨天她和苗仁伯相见,因为高兴所以忽略了许多细节,特别是对这个师弟,她完全没深入的想过。

    眼下听他质疑,她才觉得是有许多地方需要细细追查。

    就比如他提出的,陇阳已经十六岁了,这个年纪在时下来说已经可以成家立业了,他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孩只要勤快,找活都不难。

    可是他却大老远的跑来跟随苗仁伯当学徒。

    当一般的学徒还能让人想得通,可跟仵作当学徒?谁都知道仵作是干什么的,需要胆量不说,在世人眼中甚至是低贱、晦气的代名词。

    她原身当初跟着苗仁伯那真是一个特例。由于男尊女卑的观念,加上她自卑的心理,根本不敢外出谋生,最后才不得不拜师苗仁伯。

    陇阳呢?他这样图什么?

    图苗仁伯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吗?

    想到这,她眯紧的眸子。

    看来她有必要去师父那里坐坐……

    “青缘,你陪我去我师父那里坐坐行吗?”

    “啊?王妃要我去?”被她点名,杜青缘表示有些诧异。

    古依儿扭头朝沈衍看去,面无表情的道,“王爷在练功房等你,劳烦太傅去一趟。”

    闻言,沈衍嘴角狠狠抽搐起来,眼皮也突然跟着狂跳。

    杜青缘看他神色不对,都有些替他担心,“太傅?”

    那内衣的事她早就清楚,眼下交还内衣生出如此严重的情况,不用问都知道,王爷肯定已经知晓了……

    “没事,你陪王妃出去走走吧。”沈衍唇角挂着不以为意的微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哦。”看他笑得如此轻松,杜青缘也只能听他的。

    “青缘,我们走吧。”古依儿先朝厅堂外走去。

    至于某个男人,揍死他得了!

    等她从师父那里回来再看他是否还活着……

    。。。。。。

    安置苗仁伯的那间小院就是之前杨彩蝶和裴珊住过的小院。

    就杨彩蝶现在和沈少源的关系,古依儿知道就算杨彩蝶想搬出来,沈少源也不会同意的。他都把人拐他院子里去了,那就别想他再把人放了。而杨彩蝶急着要孩子,暂时也不会离开他的。

    所以这间小院她就做主让给苗仁伯和陇阳当居所了。

    最主要的是这小院里什么都置办好了的,他们师徒在此居住不用再添置别的,拎包入住能省不少事。

    见到她来,苗仁伯欣喜不已,赶紧把她领进堂屋里坐,他还要亲自去厨房给他们烧水。

    “师父,你别忙活,我就是来看看你而已。”古依儿忙将他拉住,关心的问道,“住这里还习惯吗?”

    “不太习惯。”苗仁伯看了看她身边的杜青缘,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一把年纪还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一时半会儿别扭得紧。”

    古依儿笑了笑,也没接他的话,只是随口转移了话题,“师弟呢?他怎么不在家里陪你?”

    苗仁伯回道,“我看他来京城对什么都很新奇,吃过午饭就让他出去了,顺便让他买身行头回来。”

    古依儿扶他坐到椅子上,自己也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与他聊了起来。

    “师父,这师弟还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他胆子怎样?有没有像我当初那样看到死人就吐呀?”

    “他呀,比你胆大多了!”苗仁伯脱口回道,甚至言语中充满了赞赏,“起初我也担心他害怕,可让他跟过一两次之后我才发现我想多了,当真是年轻气盛什么事都敢碰,跟你那会儿比起来不知道厉害了多少。”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