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你们公司竟然不报警?”方牧野越发认定这就是针对他老爸的一场阴谋,“您是第一嫌疑人,他们肯定认为那只手镯就在你的手中,你们领导是怎么说的?”

    “他们说,所有证据都指明那只手镯就在我的手中,一旦报案的话,我肯定跑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他们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要么把那只手镯还回来,要么就赔偿500万原料款。”方信言的语气中满是无奈和痛苦。

    方牧野也沉默了下来,开始仔细的思考这件事。

    这件事情之中的巧合太多了,不像是一个人的手笔,方牧野越是思索,越是感觉这是有人专门设下的针对他老爸的一个陷阱。

    方信言为人和善,而且因为工作关系,和人交际的机会并不多,发生这种事情,应该不是有人要报复他才栽赃陷害。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有人见钱眼开,所以才策划了这件事;另一种可能则是方牧野的原因,也许有人想要报复方牧野,他老爸只是受了他的拖累。

    方牧野到底有多少仇家,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末世十年之中,云州省范围内,受过他恩惠的人有很多,同样的,对他恨之入骨的仇家也有很多。

    这些仇家一旦得知方牧野的现实身份,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他。

    这件事情也给方牧野提了一个醒,他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同时把自己的人脉网络建立起来,要不然的话,类似的事情,今后恐怕还有很多。

    等他把自己的人脉网络建立起来,并且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那些想要报复他的仇人,才会有所顾忌。

    方牧野现在是一级精神系进化者,而且还是最神秘莫测的幻魂师,他不怕仇人的报复,谁敢露头,绝对没有好下场,但他怕没完没了的麻烦。尤其是家人被他拖累,各种麻烦和可能会出现的危险,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他老爸这件事情,如果是有人见钱眼开也就罢了,如果真的是他的仇人所为,方牧野一定会给对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今天这件事情对方牧野来说,想要解决并不难,但对于方信言来说,不啻一场灾难,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在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方牧野首先要做的,就是减轻他心中的压力,“爸,前段时间我怕你们担心,有件事情一直瞒着没说。现在国家的社会秩序已经重新恢复了正常,对于末世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也没有那么恐惧了,是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们了。”

    “你还有秘密瞒着我们?你要是不说,爸还真不知道,什么秘密呀?”方信言的表情有点惊讶。

    “现在到处都在谈论进化者,其实我在末世梦境中也是一名进化者,而且还是一名等级很高的进化者,直到末世十年的时候,才因为基地覆灭而牺牲。”

    “你竟然活到了末世十年,那还真是挺厉害的,爸真为你骄傲。”如今有关末世的话题是大热门,经过这段时间的知识普及,方信言对于末世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前段时间我就已经辞了工作,在一栋朋友的别墅里专心修炼,现在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我在末世梦境中是一名符师,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现在已经可以制作一些简单的玉符,玉符在现实中非常珍贵,随便一枚都能卖出千万以上的天价。”

    方牧野的话等于是一颗宽心丸,“所以,咱们家不缺钱,用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在末世梦境中结交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些人的社会地位很高,咱不会利用这些关系干违法乱纪的事情,但至少可以保证不被人平白给欺负了。”

    “这是真的吗?怎么听着就跟做梦一样?”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方信言有些难以置信。

    方牧野顺嘴说道:“可不就是做梦得来的,只不过这场梦太真实了,末世梦境的十年经历就跟真的一样,梦里面学会的知识和技能,我现在都能用出来。”

    “客户被调换的那只镯子又不是我偷的,我是肯定不会认的,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我也不求别的,只要报警之后,公安局能够公平公正的调查,别把这件事办成冤假错案就成。你认识的那些朋友,有能说上话的吗?”方信言的心里终于生出了希望。

    “我有个朋友在现实中的身份是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只不过这段时间我一直忙着修炼,一直都没有和他联系,我现在就找人问一下电话,有他说一句话,今天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办成冤假错案,一定能水落石出,还您一个清白。”

    听儿子的语气很有把握的样子,方信言终于踏实下来,“那你赶紧和人家联系,联系上之后也别强求,听听人家的语气,毕竟是梦里认识的朋友,人家不一定当真的,要是人家疏远你,那就算了。你爸我问心无愧,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就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有点懵。其实想一想,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在侦破手段这么先进,人公安局的同志肯定不会冤枉了我。”

    “您这心态就对了,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事情又不是您做的,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看到老爸终于放轻松,方牧野这才放下心来。

    “我现在就找人问一下电话。”说着话,方牧野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之后,方牧野直接说道:“林总,我需要两个人的电话,你帮我打听一下。”

    “那您说一下名字,我尽快去办。”方牧野交代下来的事情,林容合一点都不敢怠慢。

    “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冯布寒,还有市委秘书长常征。”

    “常秘书长的电话,我这里就有,我没有和冯局长打过交道,他的电话,我还真没有,需要找人问一问。您稍等片刻,很快就好。”林容合一句多余的话都没问。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