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来,姜美意就看到客厅里做了七八个人。

    除了公公婆婆,她只认识陆婷婷。

    陆婷婷一袭黑衣,眉目低垂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旁边坐着一个男人,也接近五十岁的样子,长相普通,身材偏胖,姜美意看了他一眼,就觉得他眼神里透着一股精明。

    另外沙发上坐着一对老年夫妻,男的也有六十多岁的样子,慈眉善目,耳鬓染有一些白发,姜美意悄悄看向他,他对自己善意的笑了笑,弄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看他和公公有几分相视,姜美意便猜测他可能是陆然的父亲。

    姜美意下楼后对陆婷先打招呼,“姐姐好。”

    说着,她就乖乖的站在陆妈妈身后。

    陆婷婷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怪异。

    陆妈妈回头,笑着吩咐姜美意,“小意,这是你叔叔婶婶,快叫人。”

    果然是陆然的爸爸妈妈。

    姜美意立即乖乖的打招呼。

    “叔叔好,婶婶好!”

    “你好!”陆叔叔笑着点头。

    陆婶婶人也不错,笑着道,“我听你弟弟说起你,说你很优秀。”

    姜美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陆妈妈笑着问,“小意,嘉上怎么还没下来?”

    “额……嘉上去开会了……”姜美意立即答。

    “去开会了?不是说好了今天一起去的吗?”陆婷婷脸色这下越发的不好了,让人觉得是不是有人得罪了她一样。

    姜美意只好帮自己老公解释,“姐姐,嘉上昨晚一晚没睡,今天一早就走了。”

    话音一落,大家都一静。

    虽然这里姜美意是个小辈,可是她还是在陆婶婶脸上看到了一抹暧昧的笑容。

    她甚至还劝慰起陆婷婷来,“小夫妻难得团聚,嘉上又真的忙,你多谅解一些。”

    “是啊,婷婷,我也想着小意早点生个孙子,你就多包容下你弟弟吧。”陆妈妈也开口了。

    这……

    姜美意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不是以为陆嘉上昨晚一晚没睡,是和自己那个在吗?

    哎呀,真是丢死人了。

    她忙解释,“嘉上昨晚忙了一晚上工作,早上跟我说了,他八点要开会,所以才不能去。”

    “那他总该跟我打个招呼吧。”陆婷婷也是有大小姐脾气的,加上今天是已故母亲的忌日,她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陆妈妈看到继女这个样子,一下冷了脸色不说话了。

    陆婶婶会察言观色,见大嫂和侄女有了膈应,便忙打圆场,“嘉上真是忙,他去年不也没回来吗,好了,婷婷,我们赶紧走吧。”

    每年的忌日,陆家的人都要去祭拜。

    这是当年陆爸爸在陆婷婷母亲去世后第五年,要娶陆妈妈时,陆婷婷当着陆爸爸和陆妈妈提出的要求。

    陆爸爸当然一口答应,更何况,他和已故的前妻也是有感情的。

    陆妈妈听陆爸爸的话,也没说什么。

    这么多年来,只要陆嘉上在家,他也会去,但是最近五六年,他回家少了,赶上陆婷婷母亲的忌日,他也没去过了。

    所以这次正巧赶上陆嘉上回来,他又不能去,陆婷婷心里有些不舒服。

    “行了,时间到了,我们走吧。”陆婷婷身边的男人应该是陈菲儿的爸爸,他也加入了劝说的队伍。

    陆婷婷这才站了起来,只是脸色不太好,她看了一眼姜美意,有些不悦的吩咐,“小意,你去换件衣服吧。”

    姜美意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很素净的颜色,并不花里胡哨的,她并没有觉得不妥。

    于是她犹豫了一下,便站着没有动。

    陆婷婷见这刚进门的弟媳都不听自己的了,气坏了,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你也太不懂得尊重人了吧,你看看我们有人穿成你这样的吗?”

    姜美意无缘无故被吼,有些生闷气,心想,自己刚进陆家门,哪里知道陆家这个规矩啊。

    再看陆婷婷的表情,一脸愤怒不说,还带着嘲讽和看不起,想到她刚才还在说抱怨嘉上没到场,她便讪讪的说了一句——

    “姐姐,我没有亲人去世过,所以不知道这祭拜的规矩,对不起,我马上去换,而且嘉上是真的忙,请你包容一点。”

    语气不卑不亢,神态也不谄媚卑微,姜美意这话一落,陆妈妈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她便起身从沙发上拿了一件自己的深色外套出来,轻轻披在姜美意身上,“衣服你就别换了,穿妈这件。”

    虽然不冷,可披上婆婆的衣服后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暖意。

    姜美意点了点头。

    “谢谢妈!”

    陆妈妈拉住她的手握住,吩咐家里的司机,“老刘,车开来,我们出发了。”

    陆叔叔和陆婶婶立即站了起来,陆婷婷也没话说了,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

    上车后,姜美意看着陆妈妈精神不太好,靠在车窗上揉着太阳穴。

    姜美意忙轻声问,“妈,是不是不舒服?”

    陆妈妈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陆妈妈都是开心又乐观的,今天反差这么大,姜美意莫名都有些心疼她了。

    只是,她想安慰,也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正在这时,陆妈妈叹息的声音传来,“嫁到陆家这么多年了,每年的今天不管我在何处何地,我都会提前一天赶回来。”

    “我去看那个女人,已经坚持三十一年了,从没有缺席过。”

    听到这话,姜美意下意识诧异的问了一句,“妈,你说的是姐姐的妈妈吗?”

    陆妈妈轻笑,“除了她还是谁?”

    “我根本没有见过她,我和你爸爸认识的时候,她就去世了。”

    陆妈妈似乎也觉得自己委屈了,尤其是今天,陆婷婷对她态度很不好,让她感觉到了一阵心寒。

    姜美意轻轻捏住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凉凉的,她忙将婆婆的手在自己掌心里搓了搓。

    “妈,我懂你,你是爱爸爸才会做这些事情的。”

    陆妈妈一听这话,抬起头来望着姜美意,姜美意看到她眼睛有些红,有些湿润。

    “对,如果不是因为你爸爸当年承诺了陆婷婷这件事,我也不会答应,每年今天去祭拜他前妻,这是哪门子的规矩啊。”

    看来,婆婆也是委屈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