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从前有间庙 > 第二十一章:断刀客(十一)
    “你就是那个会飞的飞龙?”

    风尘扬起,本是人声鼎沸的街上,一道不合时宜的喝问令周遭众人为之色变。

    非是因这话,而是因话里的人,飞龙。

    这飞龙便是方圆凶名赫赫的煞星,善使双刀,但凡落到他的手上,无不是没有好下场,难留全尸,哪怕是白面童子那伙马贼遇上他也得绕着走。

    “我爹,就是你杀的?”

    再听这一句,众人当即恍然,原来是寻仇的。

    人群立如潮水般散开,只留下一个满是纹身的光头汉子,和一个短发青年,这青年自然便是为父报仇的定安,而那个光头就是飞龙。

    “我这刀下杀的猪都数不清了,你爹是谁啊?”光头汉子一扭脖子,脸上凶相毕露,冷笑连连,他浑身上下纹满了墨青色的纹身,显得狰狞可怖,好似一尊夜叉。

    “二十年前,炼锋号,他姓黎,叫什么名字?”定安冷眸相迎,杀意暗生。

    飞龙嘴里“哦”了一声,笑道:“记起来了,那张被我挖空的人皮原来就是你爹,你可真可怜,报仇连你爹叫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行行好告诉你,你爹人称江南百斤刀,他叫黎不悔。”

    听到“黎不悔”三个字,定安双眼目光如刀芒划过,掷地有声道:“好,那我就为我爹不悔报仇。”

    抬手一招,飞龙身后一个手下将怀里的两把弯刀递了过来,这弯刀与寻常的刀不同,刀身无刃,而是一排尖锐的锯齿,能轻而易举的分筋断骨,刀伤更是难以愈合。

    弯刀出鞘,连飞龙的手下都下意识的退开了,长街上肃杀立起,只剩下飞龙、定安两人。

    “杀!”

    急促而短暂的对话结束,接着,就是你死我活的酣畅一战。

    定安身形一晃,身影立如狂风飞旋而起,一时间刀影翻飞,刹那已至飞龙面前。

    “叮叮叮叮、”

    眨眼的空挡,二人之间的空气中瞬间响起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的金铁碰撞。

    刀锋在交鸣,刀刃在碰撞。

    “太慢了,太慢了,快快快快……”

    定安手中断刀此刻直是翻飞无影,他口中不停的低喝着,一双眼睛冷的让人心颤,刀下的飞龙似是对这狂风暴雨般的刀法有些措手不及,只有招架的份,

    忽的。

    “你要快是吧?”

    狞笑中,飞龙身形凌空躲过一道刀光,刀把中倏然弹出一短刃,朝着定安狠狠削去。

    电光火石间,定安上身一仰,右脚点地,整个人就似陀螺般自那刃口之下滑到了另一边,断刀朝着飞龙后心劈下。

    “找死!”

    一声冷笑,飞龙另一柄弯刀是自下往上反手朝定安削来,欲要将他开膛破肚。

    “铮!”

    两道身影一错而过。

    “你比你那死鬼爹强多了。”

    飞龙转身看向背后的定安,他的背后,一道狭长的刀伤正落在上面,皮肉外翻,流着血水。

    “你的刀那么慢,怎么出来混饭吃啊!”

    定安不甘示弱的嗤笑一声,他的身上同样也受了伤,同样是一道刀伤自他肋下斜飞到胸口。

    只这一交手,二人竟是势均力敌,忽有胜负。

    飞龙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了,化作一抹暴虐的狰狞。“小子,你会后悔和我说这句话。”

    定安却不言语,手腕一翻,那断刀立时便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吸附在掌心,将离未离,神异非常,他双脚一跺地面,立时再次攻杀而上。

    这边厮杀再起,而另一边。

    却说飞龙一干手下正远远的观战着,不过十余人,个个凶神恶煞,一边看着,一边笑着说:“猜猜那小子会是什么下场?”

    “那还用说,自然是被老大剥了皮。”

    “我觉得得是剁碎了喂狗。”

    “风干!”

    ……

    众人一时间各说各话,像是有千百种死法。

    可倏的。

    “可我觉得他会活。”

    一道突兀的声音自几人背后响起,令他们身子一紧。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刀客厮杀,一人活另一人无疑就是死,这分明就是在说飞龙会输,自然有人听的不悦。

    他们转身看去。

    就见窄巷里不知何时多出个青年,穿着极不合身的灰色衣裳,只见那青年落步之余,双脚脚背一拱,只有脚尖脚跟着地,走路是悄无声息。

    那青年年约双十,蓬乱的头发下,一双眼睛正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们,双手似是闲汉般忽揣在袖子里,洗的白净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抹憨厚的笑。

    “他能不能活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活不了。”有人见青年面露笑意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讥诮,言语之中立时杀机四溢。

    “好说!”

    青年说着,目光却是下意识瞟向街道上打的险象环生的两人。

    “找死!”

    见对方如此无视自己,一人一拔腰间的刀便朝青年砍了过去。

    然后,他就死了。

    看似他先出手,可那青年袖中双手一撤,竟是带出了两把明晃晃的弯刀,骇的人遍体发寒,原本平缓的步伐更是猝然暴起,直直朝那出刀的虬髯汉子怀里撞去,手中双刀瞬间在空中划出数道寒芒匹练。

    一时间,那汉子扑出的身子就像是木偶般怔愣在原地随着那刀光不停颤抖着,而后直挺挺的倒地,胸口一片血肉模糊。

    顷刻间的变化,看的众人一阵心惊。

    “硬茬子,齐招呼、”

    有人喊了一句,只这刚喊完,他眼角就见多了一抹灰影,同时脖颈一凉,口中还未完的话已是被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里,而吐出来的,只有无法扼制的血。

    长街之上,刀光交锋碰撞,惊起尘嚣无数,只在四周的墙和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条纵横狭长的刀痕。

    而那长街上的一条窄巷里,同样刀光翻飞如电,随着一次次刀光的晃过,原本斑驳的土墙早已是被鲜血染红,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

    “大爷饶命~大爷~”

    先前放言要杀死青年的汉子此刻一脸惊惧的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鼻涕眼泪一大把,不曾想只这一小会的功夫,原本的十余人就剩他一个了。

    街道上的厮杀也落幕了。

    姬神秀嘴里嘀咕一句,“我就说他肯定会活吧!”

    说罢,他反手一刀回斩而出,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

    “回去。”

    没有出去再与定安见面,姬神秀转身朝着天空喊了一声,只见本是死胡同的窄巷里,那青年一步迈出之后,身体竟然是由清晰变作模糊。

    “呃……”

    跪坐在地的汉子瞧着这诡异一幕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可惜他喊不出声来,喉咙处,一道豁口正外翻着猩红的血肉,血水不要命的流出。

    直到青年消失,他都没有合上那双眼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